欢迎访问: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囚禁强暴加碎尸

囚禁强暴加碎尸

这是一间幽暗的地下室,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子被锁链栓在,蜷缩在屋角,「嘤嘤」的哭泣声在房间中回荡,回应她的只有那条看门狗的低吼。

  地上放着一碗饭,有肉有菜,但是却没有丝毫动过的痕迹。

  女孩子的面色甚是苍白,面上再不见往日的丰润,一头俏丽的短发此时凌乱的披散着,才几天的功夫,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生已经变成了邋遢的囚犯,她怎么也想不到,厄运居然会降临在自己身上,直到现在,她还在安慰自己,这是梦,一个可怕的噩梦。但是,周遭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,真实的让人心悸……没错,她就是前几天离奇失踪的富翁之女——小兰。

  她是被李剑平绑架的。

  那天晚上,她和几个同学在舞厅玩过了头,出门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,同学把她送到家门口后就离开了,正当她的手指接触到门铃按键的瞬间,被人一掌击昏,醒来以后,已经到了这里。

  好几次,她恳求送饭的剑平放她走,并许诺要给他很多钱,但是,见到的却是剑平一脸莫测高深的微笑。说实在的,剑平的微笑很是迷人,特别是对她这种刚上大学、不谙世事的小女生更加奏效。因此,虽然得不到任何的承诺,单是那张笑脸,就能给她莫大的安慰。慢慢的,她开始期待剑平的出现。

  今天晚上,剑平迟到了,而且迟的很厉害。小兰当然想不到,她期盼的男人正在欣赏另一个女人在床上精彩的表现,以至于完全忘记了她这个小女生,几天来暂时被压抑下的恐惧、委屈一起涌上心头,她只能用哭泣发泄着自己的情绪。

  看门狗的叫声忽然消失,小兰一抬头,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不过,这次剑平身上的西装已经不见,胯下的阳具硬梆梆的挺立,正朝着她怒目而视。

  「啊!」她惊叫了一声,双手搂住肩膀,颤声问道:「你……你想要做什么?

  「剑平依然带着微笑,但在小兰眼中,为她带来无数安慰的笑容是那么的陌生,嘴角的曲线透着无比的狰狞。

  「我的小宝贝,几天没洗澡一定很难受吧!我给你冲冲吧!」「不,不要……呜……咳咳……「小兰大声的抗议。

  对女孩的叫嚷充耳不闻,剑平手中的水管中射出一道白花花的水柱,打在小兰的脸上,灌入口中的液体将对方接下来的话堵了进去。

  强烈的水流冲刷着年轻的躯体,水柱的冲力带起一阵阵的酥痒,不知不觉中,小兰停止了挣扎,主动扭动身子,让水柱冲洗着其他的部位。

  剑平随意的将对方全身冲了一遍后,又集中攻击那对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,如同被人用手揉搓一般,小兰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精神涣散,乳房逐渐涨大坚挺,她双手扶住两座小山峰,迎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。娇嫩的乳头不但没被冲得凹陷进去,反而越来越突出,如同两颗葡萄挂在胸前,而她自己却再也无法出声,只余下粗重的喘息。

  剑平走了过去,用脚分开小兰的双腿,将水柱对准她的下体,继续蹂躏着面前的年轻女子。

  稀疏的阴毛被冲的七零八落,水柱打在紧闭的肉缝上,让小兰的呻吟更加高亢。

  「到那边的台子上去,给我跪下!」剑平解开锁链,冷酷的命令道,「好好伺候我,如果让我满意的话,就放你出去!不然……哼哼……」也许是迫于对方的威胁,也许是被情欲占据了身心,小兰默默无言的遵从对方的指令。

  「喏,含住它!」剑平将巨大的阴茎压在对方唇上,小兰只得张开小嘴,将黑亮的龟头吞了下去。虽然从色情录影带中见过,可她却从来没有口交的经验,吞下去之后,就鼓着腮帮子,抬起一双大眼睛,看着一脸阴沈的剑平。

  「喂,傻了你!用力吸,舌头也要用上,给我好好的舔!」剑平一边说着,一边用力的挺动着硕大的阴茎,在女孩子的小嘴里进进出出。

  小兰似乎已经完全麻木了,任由大肉棒在嘴里作恶,龟头有时竟陷入她的喉底,强烈的呕吐感使她吐出剑平的男根。

  「啪!」一记响亮的耳光彻底击溃了她的意志,白皙的脸上立时浮现五条红红的指印,耳鸣的感觉逐渐消失,而那份恐惧则占据了她全部的身心,脑子里一片空白,剩下的只有服从。

  在对方阴冷的目光下,小兰只好重新握住肉棒,塞进自己的嘴里,用力的吸吮着粗大的棒身,舌头围着那条玉茎打转。

  小兰的动作虽然有些笨拙,但那种征服感却充斥着剑平的神经,使他暂时忘记了指导对方,闭起双眼,享受着处女口腔的乐趣。

  小兰的玉齿刮在肉棒上,略带刺痛的麻痒给男子带来新鲜的感受,剑平一手扶住小兰的头,持着水管的右手则靠近了对方的隐私部位。从他的角度看过去,那从未被人沾染的菊花蕾纤毫毕见,一条条的褶皱分布四周,他将小兰柔弱的身子转了个方向,使他能更清楚的看到那条处女肉缝。

  剑平捏住水管的中央,让水流变成两条更细更急的水柱,调整好位置,怒射而出的水流同时冲向小兰的阴户和菊花蕾。

  「噢……不要……」同时受到水柱的冲击,小兰仰起头来,大声呼喊着。

  「不许停!」剑平再一次的戳进小兰的口腔,指间用力,使水柱更猛烈的冲撞着对方的两处小穴。

  水花飞溅。

  剑平笑道:「哇!这么湿,破起瓜来一定很容易,我还真是个体贴的男人呢!」小兰的哭泣换成了呻吟:「啊……呜……不要……快停下来啊!」剑平伸手拨开两片丰厚的蚌肉,缓缓的将肉棒沉了进去。
  他用力将浑圆的屁股蛋掰到两边,挺着粗长的阴茎,插向小兰的后庭。

  菊花蕾被肉棒压得完全绽放,龟头刚进入对方的身体,就被挤得差点精关失守,剑平长吸了一口气,奋力的压了进去。

  比想象中更加紧凑,小小的屁眼被巨大的阴茎涨大到极限,毛细血管纷纷破裂,一颗颗的血珠浮出皮肤表面,内腔中一团火热,一层层的嫩肉包裹着肉棒,限制它的活动。

  小兰已经完全麻木,仿佛这具到处冒血的躯体不是自己,她对于后庭的破瓜,只轻轻的哼了一声,再没有任何的抗争。

  剑平扣住对方的腰肢,从上往下狠命的捣弄。阴茎在内腔中摩擦,里面的温度高涨,虽然有鲜血和淫水的润滑,但这个通道实在够紧,每次的顶入都耗费了他极大的体力。

  在剑平努力的插送下,小兰的身体前后摇晃,胸前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板上,「滴答滴答」的声音仿佛在为男子最后的爆发计时。

  「不行了……好紧……好……」

  剑平将那把沾满鲜血的利刃捅进小兰的屁股,女子的身体再一次的扭曲,后庭更是向内压缩,几乎要将粗大的肉棒挤成扁平。

  「吼……」肉棒终于射出了第二道精液,剑平舒畅的抖动身躯,将亿万精虫灌进对方的身体。

  「终于结束了啊……」小兰无力的跪着,心里默默的念着。

  剑平揪着小兰的头发,将染满红白液体的肉棒塞进对方的嘴里,用女子的口水做着清理。

  末了,他抱起奄奄一息的小兰,走出了地下室。

  「我答应过你要放你出去,我说过的话,一定算数。」小兰抬头看了一眼,却见自己被带到了另一间屋子,一台奇怪的机器摆放在中央。

  剑平邪邪的笑着,把小兰放在传送带上。

  「这是?」小兰费力的吐出两个字。

  剑平抄起一把锋利的斧子,卸下小兰的右腿,扔进机器的进口,大量的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,将赤裸的剑平染成一个面目狰狞的血人。

  那台机器一阵剧烈的晃动,零散的肉块从另一端流出,剑平介绍道:「这叫搅肉机!德国出品,质量一流!」「你……你骗我……畜生……禽兽……救命啊……」虚弱的身体已经无法移动,小兰歇斯底里的骂着。

  「我答应放你出去,只是指那间房子,我什么时候骗你了!」剑平望着浑身血污的小兰,得意的笑道。

  他按下传送带的按钮,小兰的身体向机器的进口处慢慢的靠近。

  「不……放了我吧……不要啊……」

  小兰的左腿率先进入,无数的刀片将她的骨肉打成碎块,她痛的面部肌肉扭曲,全身痉挛,却能清醒的感觉到自己的大腿正一点一点的离体而去,强烈的痛觉向腰部接近。

  「咯」的一声,机器居然停了下来,小兰大口的喘着粗气,脸上似哭似笑,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,微弱的求饶:「你发发善心,放我走吧,求你……求你啦……」

  剑平的眼中闪过一丝野兽的光芒,他将小兰掉过头来,双手向前,再次按动开关。

  手指一节节的飞散,接着是手掌、小臂、手肘、上臂……小兰一直哭泣着、叫喊着,到最后,嗓子也哑了,只能发出「嘶嘶」的响声。

  「我做鬼也不放过你………………」随着这句遗言,小巧的头颅消失在机器里,然后是伤痕累累的身子。

  「咯吱咯吱」的一阵声响,浓稠的鲜血混着支离破碎的肉沫、骨屑从出口处滑落。

  剑平关了机器,传送带上只剩下的小兰的雪白屁股和如玉腰肢,他拿在手上掂了掂,「不错,刚好够给狗狗宵夜!」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四个人搞良家妇女 下一篇:妈妈帮我强奸了小姨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